蔚来的期许ES7或许给不了?

 im体育投注官网     |      2022-06-25 06:44:17

  蔚来的期许ES7或许给不了?它还是应该用实打实的能力给市场讲个新故事,不过,这需要冗长的时间、空间和资金成本来铸就……

  日前,蔚来汽车正式发布发布了旗下第六款量产车型—ES7。据悉,该款产品基于NT2.0技术平台打造,售价区间为46.8-54.8万元,预计8月28日交付。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蔚来较之前大幅度加快了交付节奏。以现有的旗舰轿车ET7为例,该款车型于去年1月发布,今年3月才陆续送到用户手中,间隔时间长达一年2个月。

  速途网认为,蔚来交付节奏的变快,源于其对于销量提振的预期。资料显示,2022年5月,蔚来交付量为7024辆,位列第五。而与其同身为三大造车新势力的理想和小鹏,却纷纷交付破万,交付了11496辆及10125辆。

  与此同时,原属第二梯队的哪吒汽车也以11009辆的交付成绩超越蔚来,值得注意的是,就连零跑、小康股份也同样获得了单月销量破万的成绩。

  作为曾经蝉联多时的销冠,蔚来的销量在近来频频失手。而这种趋势,也早已显现端倪。去年6月,蔚来结束了长达21个月的霸榜,首次失去了冠军宝座。自此以后,我们便鲜少在前三席位中看到蔚来的身影。截至今年5月,蔚来已经连续7个月在“蔚小理”中垫底。可以说,提振销量成为了蔚来迫在眉睫的难题。

  目前,蔚来旗下共有ES8、ES6、EC6、ET7四款在售车型,且分别在一季度交付了4341辆、13620辆、7644辆和163辆,同比增速28.5%,低于新能源汽车市场整体水平。

  速途网还注意到,ES8、ES6和EC6的量产交付时间分别是2018年6月、2019年6月和2020年9月。照此时间规律,2020年以前蔚来始终保持着平均一年交付一款新车的节奏。然而,从2020年9月到2022年3月,蔚来却陷入了交付怪圈,近一年半的时间都未交付过新车型,直到今年一季度末ET7才姗姗来迟。而这也意味着,尽管交付量仍处于增长状态,但蔚来推新节奏已经破坏,且现有的车型在市场上的吸引力正在消退。加之创始人李斌定下的“2024年实现盈利”的目标。尽快发布并交付新产品,完成对既有SUV车型完成更新迭代,对蔚来就显得尤为重要。在此背景下,ES7诞生了,承担着激活市场的重要使命。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1-5月小鹏汽车累计交付53688辆,位列造车新势力第一,和蔚来的3.8万辆已经有了“安全距离”。理想则凭借11496辆的交付数据拿下今年5月的单月销冠,待理想ONE“单打独斗”结束,理想产销规模将继续扩大。

  巧合的是,蔚来ES7、理想L9及小鹏G9都是各自品牌的第二代SUV,价格区间都在40万左右,这注定了会展开一波新势力旗舰的“修罗场”。而联系品牌发展,ES7、G9、L9身上都带有“里程碑”式的任务,不容失败。

  作为蔚来官方认证的“最舒适、最快,最智能”的SUV,大众习惯将ES7作为一款“新车”来定义。毕竟,ES7的确来自新的平台,拥有新的配置及新的外观。

  然而,相较于此前的ET7来说,本次上市的蔚来ES7从配置到设计亮点都与此前的ET7保持高度相似,丝毫没有升级蜕变之感。与此同时,作为定位介于ES8和ES6之间的产品,该车入门级车型的入手价格相比ES8仅低了1万元,座椅数却从7座缩减至大5座,性价比一般。虽然针对时下最热的露营探险话题做了特别设置,但这样的功能对续航要求极高。

  当然,在SUV细分市场发布如此重叠的车型,不仅造就了ES7的尴尬处境,也极易造成车型之间的“内卷”,从整体交付量上来说,这样的产品战略并不是最优选择。

  行业内,小鹏G9和理想L9也将在下半年陆续登场。从硬件配置上来看,三款车型都实力强劲。不过,在补能方面,蔚来ES7主打换电技术,虽然补能速度比普通充电快,但也存在高成本、低覆盖率、电池受局限等特点。

  除了来自理想、小鹏的压力,还有哪吒、零跑等第二梯队的追赶。5月,哪吒汽车交付新车11009辆,1-5月累计销售49974辆,仅次于小鹏位列第二。零跑在产品线上攻之后,销量也是一路水涨船高,5月销售10069辆,前5月累计售出40735辆,位列新造车第四。更重要的是,哪吒S、零跑C01等能够威胁蔚来ET5的高端车型上市后,将给蔚来更大压力。

  传统汽车转型带来的冲击同样不容小觑。今年4月,比亚迪逆势冲高,一举拿下4月国内车企销冠。其中,汉EV、海洋系列产品表现不俗。随着高端车型海豹的推出,比亚迪或将释放出更大能量。此外,广汽埃安5月销售2万辆的不俗实力同样值得被关注,而奥迪、宝马、奔驰等传统豪华品牌的追赶也并非李斌所说的那样威胁有限。

  受困于疫情,蔚来在上海、吉林、江苏等地汽车零件供应商的合作被迫停摆,加之整个行业仍未摆脱芯片紧缺现象,蔚来处于新旧压力叠加的困境之中。

  不过,虽然这是目前为止整个新能源汽车领域所面对的共同困难,但在蔚来汽车的身上尤显艰难。蔚来在回港上市的招股书中提到,蔚来使用的大部分零件都由单一供应商提供,且公司并未寻找合格的替代供应商。也就是说,一旦产业链发生突发情况,蔚来便会避无可避地陷入危机之中。

  而三强中的理想和小鹏,却有很强的plan B意识。小鹏方面,虽然同样实行单一供应商策略,但采用了签订安全供货协议的方式确保储备。理想则除了订立合同外,还进一步为零部件供应一事规划替补供应商名单,2020年10月专门成立了与芯片供应商对接的专业团队。

  ES7发布的同时,蔚来刚刚开始交付的ET7被不少车主抱怨存在品控问题。速途网在蔚来App观察到,多位ET7车主提到新车后发现,车辆存在后档玻璃接线裸露、内饰多处异响、座椅松垮起拱、扶手箱翻盖阻尼需优化等不同程度的瑕疵。

  对此,代表蔚来官方的“用户大当家”回复称,近期ET7体验相关的反馈确实饱受热议,已在制定针对性改进方案,但无法确定具体日期。

  此外,ET7断电故障等问题也相继发生。速途网查阅第三方投诉平台发现,关于蔚来汽车的投诉有111条,涉及车机系统卡顿、座椅设计缺陷导致腰酸背痛等方面。而随着更多新车的推出及交付规模的不断扩大,维持产品质量的稳定性,成了蔚来亟待突破的难关。

  6月9日,蔚来公布了2022年一季报。财报显示,当季蔚来经营亏损为21.89亿元,同比增长达到639.7%,净亏损为17.83亿元。从过去“蔚小理”排名阶段蔚来压倒性的胜利,到如今商业模式诸多“后遗症”的暴露,蔚来的未来愈加扑朔迷离。

  2022年一季度,蔚来车辆销售毛利率为18.1%,整体毛利率为14.6%。对比往常,二者均有下滑,较理想一季度的22.63%和汽车业务毛利率高达32.9%的特斯拉,蔚来还是逊色许多.蔚来创始人李斌曾公开表示:蔚来品牌不会进入30万元以下的市场,日后会再发布一个定位更低的品牌,主攻大众市场。

  由此,不少人认为9月交付的ET5或将成为其销量破局的核心。据悉,ET5定位于轿车,不过在30万+这个区间,已经有model 3、极氪001等众多有竞争力的车型,关键是迟迟不见交付,蔚来的主动权就在长时间的等待里消磨殆尽。

  眼下,新能源的风早已肆意刮起,比起故事,人们更重视实质。因此,蔚来应该用实打实的能力说服客户,但这需要的时间、空间和金钱压力,而蔚来恐怕承担不了多久了。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