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镍”之后锌也不稳?LME锌库存大降现货溢价达到三十年罕见高位

 im体育投注官网     |      2022-06-26 14:15:36

  “妖镍”之后锌也不稳?LME锌库存大降现货溢价达到三十年罕见高位◎今年4月,锌价冲上了15年来的高点。近期,锌价虽然较4月高点有不小幅度的回落,但和过去30年的价格水平相比,仍处于相对高位。锌是否会陷入此前像镍一样的逼空危机?

  ◎分析认为,金属锌出现3个月前伦镍那种水平的的逼空行情的可能性很小。原因包括——

  ◎其一,电解镍并非镍工业企业的完美套保品种,反观金属锌的工业需求与交割品的适配程度较之金属镍而言要好很多。

  此前一场关于“妖镍”的逼空大战闹得沸沸扬扬,如今锌是否会“重蹈覆辙”?据Wind数据,6月23日LME(伦敦金属交易所)锌的现货价已经达到3677美元/吨,比LME锌三个月期货的价格已经高了202美元/吨。

  纵观历史数据,如今LME锌现货溢价已经创下了1989年以来的第二高(最高是2006年4月28日的305美元/吨)。与此同时,LME锌的库存量也在不断走低,6月23日为7.99万吨,较2021年同期的25.86万吨下滑了近七成。

  现货溢价明显,库存不断走低,锌是否会陷入此前像镍一样的逼空危机?康楷数据科技首席经济学家杨敬昊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微信采访时表示:“眼下来看,至少宏观背景已经发生了深刻改变,因此金属锌出现3个月前伦镍那种水平的的逼空行情的可能性很小。”

  锌是常见的有色金属之一,产量和消费量仅次于铜和铝。由于锌具有优良的抗大气腐蚀性能,所以它主要用于镀锌产业,被用于防腐蚀的镀层,广泛应用于汽车、建筑、船舶等领域。除此之外,它还用于制造黄铜、锌合金、干电池等领域。

  今年4月,锌价冲上了15年来的高点。据Wind数据,4月19日LME锌现货价达到约4530美元/吨,仅次于2006年11月末到12月初的价格。近期,锌价虽然较4月高点有不小幅度的回落,但和过去30年的价格水平相比,仍处于相对高位。

  为什么锌价走高?价格是对供需关系的体现。尽管从需求端来看,锌的下游市场遭到了疫情等因素的打击,但供应端的下滑更明显,导致锌供应偏紧。

  据SMM数据,我国下游锌消费地区主要集中在华东及华北地区,占比高达70%。而今年以上海为中心的华东市场和以天津为中心的华北市场均遭受疫情冲击,以点带面对全国下游锌市场造成较大影响。

  但是,和需求端所受影响相比,锌的供应端遭受了更强烈地打击。据了解,锌冶炼行业是“耗能大户”,在国际能源价格飙升的背景下,上游厂商纷纷选择减产。

  国信证券研报显示,铅锌生产商Nyrstar公司在欧洲的三家锌冶炼厂受电价大幅上涨影响,从2021年10月13日起减产50%,据统计,三家冶炼厂产能共计70万吨。市场担忧锌冶炼利润微薄的情况下难以承受高电价,预期减产规模进一步扩大,锌价随之大幅上涨。

  去年,矿业巨头嘉能可也宣布了锌厂减产的消息。今年一季度嘉能可自有锌产量为24.15万吨,较2021年同期减少约15%,主要受疫情及部分锌矿停止开采影响。

  因此,紫金天风期货研究所在近期的研究报告中表示,需求预期下调后的锌供应缺口仍然显著。

  锌的供不应求也反映到了期货市场上,LME锌总库存近期持续下滑,据Wind数据,6月24日LME锌库存量仅有7.99万吨,较去年同期下滑了近七成。

  广发证券4月10日的一份研报显示,周内LME锌库存大幅去化,同时注销仓单接连增加背后的原因是,托克集团(国外大宗商品巨头)正在大规模从伦敦金属交易所仓库提取锌库存,以弥补欧洲减产导致的该公司供应缺口。

  当初,“妖镍”被逼空时出现了库存走低、现货溢价明显的情况,如今这一情况发生在锌上,是否意味着锌将重蹈覆辙呢?

  杨敬昊认为,金属锌和金属镍期货市场之间还是有实质性差别的,而且今年3月初的伦镍逼空是偶发因素与特殊宏观背景共同叠加的结果,金属锌出现3个月前伦镍那种水平的的逼空行情的可能性很小。

  杨敬昊表示:“金属镍能够在LME出现逼空行情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镍下游主要的工业需求是以高冰镍为代表的镍铁合金,而全球各主要交易所用以交割的镍元素是电解镍。尽管二者价格有协同性,但严格来说,电解镍并非镍工业企业的完美套保品种,这直接导致以青山为代表的我国工业企业并不能将企业的库存用以交割。反观金属锌的工业需求与交割品的适配程度较之金属镍而言要好很多。”

  同时杨敬昊认为,三月初的全球金融市场面临着俄乌地缘冲突这一偶发性的因素。具体来看,为什么这种“偶发性因素”会导致“妖镍”的逼空行情难以发生在如今其他金属上呢?

  杨敬昊表示,由于冲突双方是世界主要的能源及农产品出口大国,这直接推升了世界范围内对于以原油、天然气为代表的能源和以小麦、玉米、葵花籽油为代表的粮油供应担忧,而粮食供应担忧会影响生物燃料供应,进而进一步推升能源价格预期。因此,以电解工艺为代表的基本金属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

  “另一方面,由于欧美掀起了对俄罗斯及其经济实体的全面制裁,俄镍交割受到严重影响,这在客观上降低了欧美金属交易所的交易所库存,为逼空创造了有利条件。而目前虽然俄乌冲突延续,但偶发性因素造成的暂时性预期影响已经被市场充分消化,因此预期冲击已不存在,这是眼下的金属锌和3月初的金属镍市场的第二个不同。”杨敬昊说。

  除此之外,杨敬昊还认为,虽然LME锌库存已经不足10万吨,但我国的锌还有上期所的库存和社会库存。而随着全球海运费价格的下降,海运运力紧张缓解,炒作LME交易所库存低位逼空的市场基础亦存疑问。综上所述,杨敬昊认为“金属锌重蹈伦镍逼空行情的可能性很小”。

  据德邦证券6月20日研报,国内精锌社会库存较6月10日去库0.82万吨至22.36万吨。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